一部向前辈致敬的电影,Patis和停不下的The

        不知是不是偶然,前不久才看过雨中曲,里面讲述的也是一个关于电影从无声到有声的故事。而昨晚才看过的午夜巴黎,又是一个讽刺过去多美好的故事。
    在这样的背景下再看艺术家,自然也就有了一种不那么一样的感觉,从头到尾,影片可以说是对默片一次完美的致敬吧,就连格式也是采用当年的方屏(学术语叫什么来着?)那几分钟带着声音的片段,则像当年辛特勒里面的那抹微红一样,更显出原本的肃穆。
    其实导演在这样一个3D崛起的时代,拍出这样的一部电影,应该不仅仅只是在像默片致敬吧。短短的一百多年里,电影就从无声走向有声,又从黑白走向彩色,再到现在的3D时代......时间会依旧继续,未来会再一次再一次的到来,而现实的世界里也没有能回到过去的午夜巴黎。
        这一切的一切似乎都像剧中某段台词一样
        我可以有张椅子吗?!
    你又不是真正的拿破仑,只不过是个跑龙套的!
    是啊,长大后的我们都已经渐渐明白,在时间的舞台上,你我他她它都只不过是个跑龙套的。
    一个死跑龙套的!

比默片更早的年代。电影到底是谁发明的?你若问美国电影界的人,他们会异口同声地回答:是爱迪生发明的。当然中国人会说我们的皮影戏对电影的发明功不可没。但是,所有的这些说法在韩国人看来最终都有可能被否决。目前普遍的说法是:1895年3月22日,卢米埃尔兄弟在巴黎法国科技大会上首放影片《卢米埃尔工厂的大门》获得成功。卢米埃尔兄弟自然当之无愧地成为“电影之父”。(也有一种说法是,英国的Louis Le Prince才是真正的世界电影之父,他在1888年就成功在银幕上放出了世界上第一部电影《Roundhay Garden Scene》)。

空空的影院仅坐了我一个人。

第84届奥斯卡于当地时间2月26日在柯达剧院颁奖,《艺术家》揽获包括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男主角在内的5项大奖。纯粹讲述伊朗故事的电影《纳德和西敏:一次别离》 (A Separation)亦夺得最佳外语片奖。要知道,现在可是3D与视觉盛宴的电影时代,沉默的黑白片同样发出迷人的光彩:这是一部献给默片时代的电影,献给电影艺术的电影。一位默片时代男明星的沉浮向那个默片岁月致敬。同时,《艺术家》不仅有载歌载舞的happy end,还有浪漫唯美和感人的故事上演。
《费加罗报》也是这么说的:《艺术家》是一部充满诗意而动人的纯音乐剧,尽管没有台词,但它却在无声中讲述了一个永恒的浪漫故事。

那为什么要在电影高科技已如此发达的现在要拍这样一部“落伍”的电影呢?是刻意模仿哗众取宠还是迎合观众的怀旧情怀呢?我想,它更多的是想表达对老电影的致敬,以及对老电影工作者渐渐隐去的怀念和致歉。

《艺术家》:献给电影的电影

就凭《艺术家》这个片名,貌似黑白复印的海报,再加上类默片的拍摄手法,纵然它有奥斯卡最佳影片的光环,也很难提起现代都市人的兴趣。很多不知情的群众误以为它是部老电影在点映,《泰囧》或是其他3D大片更能吸人眼球。

数字电影下成长的一代电影观众很难体会到看老电影的乐趣和兴奋。而电影《艺术家》的火热则再一次带领大家回到许久以前的默片时代,那是电影艺术刚刚探索和出发的时候,但同样累积出不可抹灭的艺术光辉、经典印记。

一个人静静的看完,我有种回到过去的感觉。

不管怎样,作为电影观众来说,这些创造电影艺术的前辈都值得致敬。《艺术家》就是这样带给我们历史的重温,导游迈克尔·哈扎纳维希乌斯用最大胆的手法,重现了黑白默片时代的辉煌。影片中出现了很多经典电影的经典桥段,包括《一个明星的诞生》、《雨中曲》等等,导演还把用主人公乔治作放进了影中影1920年的默片《佐罗的标记》中。让·杜雅尔丹也凭借影片摘得第64届戛纳电影节影帝。《艺术家》用最初的电影方式与手法向电影艺术致以敬意与怀念。这是一个再好不过的方式:用自己的过去,电影人自己的话题,激励更好的电影创作走向未来。

偶尔的,一些导演怀念起他们,于是就出现了陈可辛《武侠》里的王羽、昆丁《杀死比尔》里的刘家辉以及张杨《飞越老人院》里的一班老演员。但是更多老艺术家们默默的过起了隐居生活,只是偶而礼节性的出现在终身成就奖或是某某颁奖典礼上,过气或过期的标签已经深深烙印在人老色衰的皱纹里。我们不忍看到老态龙钟的发哥、打不动的成龙以及无法挑动观众笑神经的金凯瑞们,我们不愿承认曾经的偶像渐渐老去。但残酷的事实是,他们的确慢慢的湮灭在银色的幕布下,逐渐褪色直至苍白……于是,这样一部向老艺术家们致敬的法国电影应运而生,成功的打动了退居二线的众多评委,一举拿下了奥斯卡最佳影片奖。

1990年以前,在中国的很多乡村都还能看到在露天广场上放映的胶片电影。那时候大多以革命题材和香港古装功夫剧为主。村委会会提前通知晚上几点有什么电影放映,吃完晚饭后影片在老少人群围的水泄不通的广场上开始,刀光剑影下的PK喊叫声振慑在寂静的山谷里。

请再一次向各行各业的老前辈们致以诚挚的敬意与歉意,以为你我终有一天,或快或慢,也会成为其中的一员。

我仿佛回到了童年那个黑白电视机的时代,那个自带小板凳看露天电影的时代。那个年代的人很单纯,电影上的人也是,他们或者有着木偶人般呆滞而跳跃的动作,或者有着卡通片般夸张而喜感的表情,仅有的几句台词也极度的煽情和格式化,但我们仍然看得津津有味。放到现在,也许我们会觉得这些过于矫揉造作,但在默片的时代,只有这样才能准确而高效的传达角色的心理和情感。

如果按我国的流行俗语,这部电影片名翻译作《老艺术家》其实更为贴切,它讲述了一个默片时代的男明星如何被时代淘汰,从风光走向没落的故事。故事背景虽然放在上世纪20年代,但实际上充满了现实意义。优胜劣汰的情节,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的故事每时每刻都在发生。那些口口声声恭维别人“老艺术家”、“我是听着您的歌长大的”的“朱军”们心底里的潜台词多半是“老不死的”、“你的那些老歌早就过时没人听了”。他们也就能在“艺术人生”里露露脸了,因为除了怀旧,他们已经跟这个时代脱节,无法再复制当年的风光了。

也许你会嫌片中演员矫揉造作的表情和动作太过老套,但恰恰是这一点打动了我,他们努力的用肢体语言和面部表情传达着无声的情感,再现了默片时代演员的辛劳与诚挚。在影片的结尾,当无声过度为有声时,第一时间传出的声音是男女主角一场精采绝伦的踢踏舞后重重的喘息声。这才是影片的亮点,一种无论是默片还是有声片正片中无法听到的声音,它浓缩了千言万语,积淀着千辛万苦,用非台词的方式传递给了每个观众。

我的阴谋再次得逞,花一张票钱看包场的感觉就是好,这就是我所谓的“在对的时间和对的地点看对的电影”的感觉。遗憾的是这的确是部好电影,但很多人错过了。

影片大部分时间是没有配音和音效的,只有舒缓或轻快的音乐贯穿始终,间或插入的字幕也是完全模仿默片的方式,感觉回到了卓别林时代;男主角漂亮的小胡子和性感的微笑仿佛克拉克•盖博在世;片尾精彩绝伦的踢踏舞让我会心一笑,吉恩•凯利和秀兰•邓波儿又回到了我们的身边。

本文由极速彩票发布于内地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一部向前辈致敬的电影,Patis和停不下的The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