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爱情,因为一座桥爱上一个人

毋庸置疑,在阿姆斯特丹拍摄的雏菊,背景是极好的。
故事前半部分是分视角阐述的。本来应当是一段美丽的邂逅,却因为谎言而苦涩了起来。
最喜欢的是朴义,爱上了这个女孩后,去了解她的世界,去习惯她的习惯,会在远处注视着她,在角落里望着她的身影与她干杯、再见。
当他终于有勇气站在他面前时,他的位置却早已被人占据,而他却不能说。
喜欢他为他搭的桥,虽然简陋,可就是它让心里满满都是幸福。对于几乎从来没被人关心过的惠瑛来说,因为一座桥爱上一个人并不奇怪。
喜欢他每天送她的雏菊,也许只能在远处看着你,可那些雏菊就是我心底的爱,这样也很幸福。
如果我们可以重来,我一定不会有所顾忌,我会说出心底的爱,不会让你再尝到等待的滋味。
雏菊——心底的爱,当一切明了,我真的很幸福,而那副画就是给你的。

图片 1

    关于电影。
    全智贤的清新淡然同阿姆斯特丹的阳光与雏菊花田一样叫人喜爱。韩国男人的魅力在于他安静的时候。
    影片从头至尾的旁白代替镜头语言的叙事破坏了节奏,主观上我以为过多台词是一部浪漫爱情片的忌讳,《雏菊》中的旁白和部分对白更是可以完全删除代之以音乐,不会影响表达而更增加唯美气息。
    中文配音!没有原音。太专业了。我痛心疾首自己买了一张中凯文化正版碟片。1.影片前的若干段广告不但时断时续并且偶尔没有声音,倒足胃口。我怀念盗版的专业。2.客观的说女主角配音的声音甜美悦耳偶尔发嗲,可是也许我们已经习惯了原声,流畅专业的配音无论如何都像是一张假面毫无生气让人无法忍受禁不住要揭脱。
    关于故事。
    雏菊作为爱情的意象成为贯穿始终的线索。
    淡淡的眷恋与牵念在心底慢慢滋长,慧英爱上了雏菊和那个送雏菊的男子,郑宇阴差阳错的成为这个爱情意念的替代,朴义的出现和真实身份的公开让慧英再次爱上这个男人。与其说慧英先后爱上两个男人,不如说她只是爱上自己心底里的那个男人,那个暗暗注视她、关心她、送她雏菊花的守护神,她在心底已经勾勒出这个男人样子,当她以为爱上郑宇又在不知不觉画出郑宇的脸时仅仅因为她以为他是她心底的那个男人,而当她知道她真正的守护神是朴义时,朴义又成为她心底的那个唯一。爱总是覆水难收,于是郑宇与朴义同时成为慧英最重要的人。两个男人,一份爱情,慧英也许只是爱上心底的那个爱情意象,甜美浪漫,让25岁的画画女子深深眷恋着。
    慧英躺在朴义的怀里虚弱望着男人的脸伸手触摸,这一生遇到真爱是怎样的幸福尽在这个弥留女子的眼里,爱情像雏菊一样绽放,在最灿烂时候定格,这也许是爱情最完美的结局。
    我们流泪,不为生死错过,只为爱情绝美。          

一个人看一部至纯至美的爱情片,也许更容易身临其境。

故事里每一个让人感同身受的情节,或者细小的情愫,在引起你的共鸣时,也在不经意间让你在内心重新翻看过往感情里的喜与悲。

若两个人一起看,尤其是回味一部十年前的爱情经典,除了沉浸于感情,更多了一种思考。

总有一个人在偷偷爱着你,这爱深沉,像雏菊的花语:我爱着你,什么也不说,只看你在对面微笑就好。

惠瑛(全智贤饰)的出现,像阿姆斯特丹的雏菊一样美。她在广场上画画,头发在风中自然凌乱,无论是她用手将发丝捋向耳后,还是任凭发丝在她清纯的脸上拂过,都带着清丽脱俗的自然美,有着一朵雏菊纯洁的淡雅和天真烂漫。

二十五岁的她期待着美好初恋的到来,但她却不知道有一个人在偷偷爱着她。

杀手朴义(郑宇盛饰)默默地为她修建木桥,送雏菊,学唇语,躲在远处保护她,甚至为了她,愿意让一个“警察好人”代替自己来爱她。他不由自主地想去了解她,注视她,保护她,一切为她做的事,都不奢求她知道,只希望她幸福。

爱情来临时,也许很难被发现,而只是像朴义说的那样:我像个小孩一样非常冲动地,想要给她一个惊喜。

当你发现爱上她时,爱情已让你慢慢变成了她喜欢的样子,此刻你除了兴奋和幸福,其他毫不知情,或者说智商为零。你会不自觉地关注她的一切,所有与她有关的都会让你变得温柔,细腻甚至做出萌蠢的行为。

朴义因惠瑛而爱上看画,熟悉莫奈和迪加,每天她在广场画画,他在高楼上注视她,隔着距离却在同一时间陪她伸懒腰,一起碰杯喝咖啡,在傍晚与她挥手道别。每次见到她时,他脸上不再有杀手的冷漠和无情,只有兴奋与幸福,他满眼纯真的模样傻得可爱,可那是爱一个人才有的天真模样。

会爱一个人,还是会爱那个人所做得事呢?

惠瑛一直把警察郑雨(李成宰饰)当作那个在小村庄为她修桥,不间断地每天给她送雏菊的人,因此她以为自己爱上的是他。

在后来的点滴相处中,当郑雨从起初的工作原因接近她,利用她到为她心动爱上她时,惠瑛也因郑雨这个人动容过。

郑雨知道自己不是她一直要等的那个人,但他已情不自禁地爱上了她。

当惠瑛向郑雨诉说让她感动的那些事时,郑雨说:我不能说我是那个人,我更不忍心说我不是,唯一肯定的是,我已经爱上了你。他还提醒过她:如果那些泡菜不是我做的,你还会喜欢我吗?他一直在用委婉的方式告诉她真相,希望得到她对自己本身爱的认可,而不是因为那些曾经做过的事。

可惠瑛却丝毫没有注意到这些故意为之的细枝末节,爱一个人时或许无法去怀疑也不愿去怀疑他不是那个对的人。

但事实显而易见,惠瑛把自己的爱悉数倾注给了一直在远处默默守护她的人,而对眼前人的动情只是她脑海里对爱情的幻像。

因为爱她,所以应该让一个更好的人代替自己给她爱情吗?

受伤重回惠瑛身边的郑雨,看到他认为比自己更合适的朴义陪在她身边,他觉得自己应该退出:他代替了我,就像我代替了别人那样。

她找到惠瑛向她解释说,靠近她是因为工作需要,而并非爱她。这是善意的谎言,但毋庸置疑也是赤裸裸的伤害。

与此暴露的伤害相比,更深的是朴义对惠瑛隐藏的致命伤,也许正是这份深沉的爱导致了她为爱而死的结局。

在朴义看来,当有人出现代替他在惠瑛身边爱她时,那一刻他感到绝望,是因为痛苦比起幸福更像是爱情的滋味,若没有失去的感觉,你不会真的明白你到底有多在乎过。

可当他从各方面了解到爱她的是一个警察好人时,他放心地把最在乎的她交出去了,然而他也会本能地一边真心祝福她,一边不自觉地与爱她的人做对,他的示威也不过是想要告诉另一个男人:好好爱她,否则我不会放过你。

不靠近,默默地喜欢与保护,包括让另一个他代替自己爱她,他以为这就是爱她最好的方式。

这种爱,最有城府,最动人,却又在真相浮出水面的那一刻,让他爱的人最心痛与最无法接受,如果她爱你,她宁愿爱地灿烂破碎,也不愿在一种假象中品味幻想来的爱情,因为幻想近于美好,却更近于虚无,像没有灵魂的生命不如为拥有一刻灵魂而死去。

生命的最后时刻,惠瑛如愿以偿,她在为朴义而死之前终于为生命注入了灵魂:我现在知道了,你就是我一直要等待的那个人。

死亡,是对爱情最崇高的敬仰。一切至尽,所以至美,无所能及。对于惠瑛而言,若爱你,我愿用生命去爱,我只有这一生,没有更多时间可以给你,给爱情。这是她用生命对爱情的诠释。

是什么在掌控着爱情?

4.15在电影中是个重要时刻,爱人的出现与死亡,仿佛隐喻着故事里命中注定的遇见,错过,心动和不完美结局。

爱情中三个人天差地别的身份,以及在弥漫着浓郁的文艺爱情中展开的激烈枪战,无论是从视觉上,还是心里感受上都给人形成一种猛烈的冲击力,仿佛有一种不受人控制的巨大力量在掌控爱情。

当两个男人彼此知道真相后,他们约定无论谁与惠瑛在一起,另一个都做她的好朋友,他们以为爱情可以谦让,可以为爱默默退出,可以人为的决定爱情的结局,但事实上除了爱情本身,能决定爱情的只有命运或者一场浩劫。

警察被暗杀了,他死去的时候也一定以为自己离开是给另外两人最好的成全。但是命运的转盘没有放过他们任何一个人,惠瑛为了保护杀手中枪身亡。而此后杀手活下去的意义只是为爱献身,虽电影两个版本的结局不同,但我想他最后一定也是死了,他的心随着惠瑛随着爱情一起去了天国,那里没有遗憾,错过,悲伤和不完美,一切都能遂人心愿。

看完影片除了赞叹感慨,回味无穷之外,故事里的爱情,让我感到这仿佛是一个人为另一个人在生命里诠释缪塞在《雏菊》中描写的每一句诗,起承转合的大幅度吻合,又像是另一种天作之合。

我爱着,什么也不说,只看你在对面微笑;

我爱着,只要我心里知觉,不必知晓你心里对我的想法;

我珍惜我的秘密,也珍惜淡淡的忧伤,那不曾化作痛苦的忧伤;

我宣誓:我爱着放弃你,不怀抱任何希望,但不是没有幸福。

只要能够怀念,就足够幸福,即使不再能够看到对面微笑的你。

爱你藏在心底,变成了爱你的人最深的城府,但总有一座桥,等着爱你的人为你而修,通过它你一定会看到一片爱情的雏菊。

本文由极速彩票发布于极速彩票官网,转载请注明出处:爱上爱情,因为一座桥爱上一个人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