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闭空间与自我拯救,你有经历过绝望吗

《活埋》可能是我看过的成本最低但相当扣人心弦的电影了,一个场景,一个演员就是整个电影的构成。 电影拍摄成本虽然不大,但是所要讲述的内容却不小。影片说的是在伊拉克的美国建筑承包商保罗在一次运输途中被当地人袭击后装进棺材,埋在了沙漠里,当他醒来时,发现自己身边只有一个打火机和一个电话,而自己要用这些争分夺秒逃出生天的故事。 在影片开头,是一片的黑暗,只能听到一声声沉重且急促的喘息,然后亮起了一片火光,这才得以看见部分场景,而这火光就来源于那个打火机,是象征着男主希望的存在。在之后的对白中我们了解到了故事发生的经过,男主先后用手机给911、自己的爱人、FBI和自己的公司打去电话,在面对了911的敷衍了事,爱人的无人接听,FBI的不停转接以推脱责任和公司为避免麻烦发出的解雇通知后,男主心中的绝望正在不断的叠加。 以为简单的几通电话,却都是别有深意,先不说爱人那个没接到的电话,就911和FBI的电话而言,是打通了,但并没人关心男主在哪,现在情况怎么样,也没人说要怎样怎样的去解救他,都是在互相推诿,然后转接电话,顾左右而言他。那一刻,观众和男主一样的愤怒却无能为力,这就是说要保护我们的政府,浓浓的讽刺意味用这两通电话表现得淋漓尽致。而公司那边的做法更是叫人无言以对,自私的令人发指。 男主也曾想努力逃出生天,他知道自己不应该坐以待毙,可是,在时间的消磨下,他也慢慢的不想挣扎了。影片中间有段对白很精彩,是男主和恐怖分子的对话,"我也是穷人,我也是为了家庭生活才来这里工作,我想家,想我的家人" "我也有家的,正是因为你们来了,我没有家了,911不是我的错,萨达姆不是我的错,你们却让我失去了家" "我不是军人,我来这里帮你们重建的" "是重建你们破环掉的东西" 两个国家的战争,伤害最大的永远是普通的人民,他们没有直接参与战争,但国籍的不同使他们之间天生就充满仇恨,即使他们就自己的家庭而言都不是坏人。 在影片后半段,男主好不容易联系上了驻伊美军寻求救助,眼见活着的希望越来越大,我们也同男主一起期待着,男主甚至也曾想过自己获救的场景,那是多么的激动人心。可现实从来不会让人太如意,最后男主才知道他们的营救也只是个骗局,恐怖分子故意给了他们错误的营救地址,那个救错的人早已是一具尸体,是个跟他有同样遭遇的人,也许那个人也曾满怀期待的自己获救。 影片最残忍的莫过于给了男主可能获救的希望却又夺去,这比直说的不可能还让人绝望。 我不知道在男主知道这一切的时候,在沙土慢慢填满棺材,在面对着确切的死亡来临的时候作何感想,也许他什么都没有想,也许他还会相信时间的宽容允许救援队从另一边赶过来,可这都只是也许。 我无法直说男主的死是谁的错,身体上看来是恐怖分子犯下的罪,但心理上呢?最后的一根稻草之所以会压死骆驼,不过是因为在这之前就已经放了很多稻草了。

   2010年,西班牙、法国和美国共同拍摄了一部小成本惊悚片《活埋》。这部电影由罗德里格·科特斯指导,曾出演过《假结婚》等电影,近年来日益蹿红的瑞恩 雷诺兹担任主演。在这部令人感到压抑、绝望的黑色电影中,主人公Paul是一个跨国公司的卡车司机,在伊拉克工作时被“恐怖分子”击晕,醒来后发现自己被埋在沙漠中的一具棺材里,身上只有一个打火机、一部手机和一把小刀的他,如何才能逃出这幽闭的空间,重获光明?
  本片于去年10月初在北美上映,作为师门公司秋季档的恐怖片圈钱时期,前有《活埋》,后有《电锯惊魂7》,可谓既赚的盆满钵满,又为恐怖迷们奉献了一场惊悚盛宴。回顾电影历史上,以"密室”这种幽闭空间作为电影主要场景的影片可谓层出不穷,其中经典的如《电锯惊魂1》、《心慌方》、《魔窟》都是此类电影的代表作,而通过一个诸如密室的场景来表现人物心理状态,特别是加上了“棺材”、“伊拉克”这种混搭风格的电影还是第一次。电影的主人公从始至终只有一个人,当我欣赏这部电影的时候,不由自主地想到年初的奥斯卡大热《127小时》。不同的时,一个是身处峡谷,一个被埋在地下,后者的窒息感与幽闭感明显地对观众的心理具有强大的吸引力和控制力,《127小时》中犹他州的峡谷广阔苍凉,主人公虽被困于岩石中却尚可享受到阳光和雨露的滋润,可是在《活埋》中,我们可怜的主人公不仅享受不到阳光,还得解决氧气不足的问题。在影片中,你所能看到的色调最多的是黑色,在漆黑的空间中,不管是荧光棒的微弱光芒还是打火机的火光,不论是手机的蓝色光芒,还是手电筒一会红,一会白的诡异光芒,都衬托出人类在黑暗无知世界中的渺小和无助。我们细数一下影片中出现的主要道具:手机、打火机、手电、荧光棒、小酒壶、小药瓶、刀子和钢笔,这些道具在影片中的组合出现向观众们传达了第二个信息:在科技发达的现代社会,离开高科技人类寸步难行。你可以感叹主人公在狭小的空间中利用各种工具试图逃出生天,但是从另一方面,他之所以最后没能出去,也是因为科技的强大使得人类社会中的情感关系变得淡泊而令人畏惧,这是导演向我们传达的第三个信息,也是本片力图体现,讽刺的社会现实问题。男主人公虽拥有手机(电力强劲),但是通过每一个令人失望甚至绝望的电话,不仅讽刺了美国政体的“无情”还使男主人公最终命丧黄泉。黑色电影带给人们多是绝望、压抑、心跳加快的感受,而黑色电影中的黑色幽默,不仅不会使影片的格调变得轻松,反而会在情感上使观众再掉进另一个冰窟窿。本片中男主角Paul给FBI打电话求救,结果换来的结果是F-16战斗机的轰炸导致棺材被炸出裂缝,而大量的沙子泄漏进棺材最终杀死的男主角。还有一点值得说,那就是当男主给自己的公司打电话时,得到的答复不是“我们会派人抢救你”而是“由于你和xx同事有亲密的关系,所以我们公司已经解雇你,时间是今天早上,所以我们公司将不对你被绑架后的任何人身安全问题承担责任”(男主人公发现自己被活埋的时间是晚上18电点25分)。这种恶语对男主的杀伤力恐怕比中间从棺材缝中钻进来的蛇更恐怖吧。影片的终极亮点在结尾,当FBI的人抓到绑匪,告诉男主他即将获救的时候,沙子几乎没过男主的头顶,可是,绝望中的一点希望也被一句“我们发现的是马克 怀特(前面FBI提到已经被解救的美国公民),对不起”彻底浇灭,随着沙子完全填满棺材,和那声无力的“对不起”,影片在一片绝望中结束了。而影片的终极目的此时也跳出了“棺材”,那就是我们每个人其实都在经历着“活埋”。为什么影片的名字叫活埋?除了字面上映衬电影内容之外,对于日常社会中普通人的心理状态进行了很好的诠释。导演通过这部电影告诉我们,在这个看似社会制度健全的时代,人们之间的距离被高科技产品和互联网变得疏远,每个人仿佛置身于一具棺材之中,没有真正的依靠,孤立无援,纵使有再先进的设备,却还是无法逃脱社会的掌控,解救自己。导演的消极主义和黑色风格从艺术角度是一种重击,不给“人间有真情”留任何生存的余地,而是一黑到底,完成了对美国政府的讽刺和社会关系的思考。
  最后用戈达尔的一句话结束这篇文章:电影只要有一把枪和一个女人就够了,对于《活埋》这部佳作我想说,一部电影有一个主人公和黑暗就够了。

另外一个造就这个戈雅奖最佳原创剧本的因素是对保罗情绪变化细致入微的刻画。从初醒时的疑惑与惊慌,到接到勒索电话后的恐惧与沮丧,再到收到救援消息时的惊喜与渴求,直到最后发现一切都是徒劳时的绝望与放弃。不得不提影片中唯一一位演员的表演,男主角瑞恩·雷诺兹将主人公紧张激烈且多变的情绪完整地表达出来,一个皱眉、一次呼吸都散发着魅力,他牢牢地抓住了观众的目光,贡献了一次精致的独角戏。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汤汤大王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影片的氛围极度压抑,所有的镜头都集中在一个狭小逼仄的空间里。影片开场时的视觉影像一片漆黑,只能听到男主人公保罗急促的呼吸声、断断续续的咳嗽声和敲打声。随着打火机的音效“咔嚓”一声响,一张睡眼惺忪还不明真相的脸呈现在了微弱的火光中。打火机的火焰时明时灭,屏幕上的影像时隐时现,产生一种让人看不清摸不透的逼仄感。但是这起到了非常好的效果,观众集中所有注意力去观察暗淡画面中人物的神情、棺材内物品的摆放以及其他的细节,在一种不稳定的状态中去一探究竟。

一部工整的剧本、一个简单的场景、一个孤单的角色,撑起了《活埋》这部有趣有想法的电影。西班牙导演罗德里格·科特斯起用一个美国演员,用富有鲜明个人风格的手法讲述了一个发生在伊拉克的美国人的故事。

影片实际上揭露了现代人的一种命运处境,每个人都是孤单又渺小的个体,一个生命的降临与逝去并不会对这个世界产生大的影响。我们都被活埋在别人情感的底层,仰着头,期待和觊觎着关怀。然而淡漠的人际关系与疏离感将我们囚困于宿命的牢笼,如果不加上媒体的过分加工与渲染,你的苦难只会被当成一种饭后谈资,在人们形式地表示几许同情之后,被无情地遗忘。你的苦难也只会被当成一种社会常态——总要有人享受快乐,也总会有人遭受不幸——这是一种存在于潜意识的疏离,令人细思极恐。

在这个孤立无援的世界,没有谁是谁的依靠。我们要坚守的,是一份坚持自我的尊严,寻找光明的执着和肩负苦难的勇气,也许只有这样,才能拯救自己。

© 本文版权归作者  王大锥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保罗向911、FBI、家人、朋友和所在公司求救,但都遭到了冷遇和推诿。公司人事主管为了减少公司的赔偿金以一个极其荒谬的理由将他解雇,在电话录音结束后,撂下一句冷冷的“I’m sorry.”救援人员在最后也是撇下一句淡淡的“I’m sorry.”“对不起”这三个字似乎能够推诿所有的责任与义务,抹去一切恶意与愧疚,然后将永恒的绝望与黑暗留给保罗。

剧本的优秀之处首先在于一波接着一波的悬念。从一开始在棺材中醒来到影片结束,整部电影的情节几乎全靠那部老式的九宫格手机来推动。在平复自己的情绪之后,他开始给家人、朋友、政府机构和自己所在公司打电话,然而电话的另一头要么传来糟心的答录机的声音,要么在接了电话之后讲了一堆八竿子打不着边的废话。在这开头的20分钟之内,编剧通过保罗的对白和电话的语音提示巧妙地交代了保罗对事发之前的回忆以及他所在公司的相关情况。直到保罗接到了恐怖分子的电话。恐怖分子频频威胁勒索;所在公司的人事主管何故打开电话录音功能?美国在伊拉克的军队对恐怖分子所在的地区进行轰炸之后,原以为这些恐怖分子已经死于空袭的保罗又再一次听到了手机里那个充满恶意的声音;随着沙子逐渐堆积整个棺材,等待着救援的保罗一次次看到希望,又一次次堕入绝望……这些悬念就像棺材里的沙子,一层叠着一层,一波未平一波又落,紧张压抑的情绪贯穿全片。

导演对政府这个角色的描绘也是入木三分不加修饰。“政府是不会和恐怖分子谈判的”“我们不会支付500万美元的赎金”这样的言辞无疑浇灭了保罗心中残存的希望之光。在救援时,人质营救小队的效率让人不敢恭维,直到影片结局降临,导演也没有给政府一个辩解的余地。也许没有人会质疑国家利益高于一切的说法,在影片中政府也确实按照这个原则作出取舍。这是个两难的选择,导演对此并矛盾也没有做太多的深究,但我们不得不为影片传达出来的人文主义精神喝彩。

《活埋》的故事简单易懂:在伊拉克的美国承包商保罗被恐怖分子当做人质丢在一具棺材里,埋在了沙漠的某处。和他一起被埋在棺材里的只有手机、打火机、手电筒、小刀、记号笔和一小瓶铁盒酒。在这个令人窒息的空间内,他必须利用手机以及其他工具求救。其间他接到过恐怖分子的勒索电话,也收到了政府人员的安慰与承诺。然而当他满心期待地以为瞥见了最后一丝希望时,最终拥抱他的,依旧是刺骨的黑暗。

有一个片段使我印象深刻。恐怖分子绑架了保罗的女同事,并以此作为威胁逼迫他录制自身境况的视频发到网上,以引起国际社会的关注。一切来得多么突然!手机的铃声鬼魅般地响起,手机画面出现了保罗女同事被绑架的照片。随之而来的小提琴和大提琴异样的合奏伴着鼓点将观众的心提到了空中。镜头中的画面旋转着,各个角度的旋转镜头快速剪辑,加上保罗和恐怖分子雨点般的快速对白,狂躁和紧张之感油然而生。

影片氛围和情绪的营造中规中矩,主要依配乐、音效、摄影和剪辑的配合来达成。为了竭尽所能地创造一个自由的创作空间,制作设计团队制作了7个棺材,每一个设计都为了不同的目的。而这样一部只有一个场景的电影对摄影师和剪辑师的要求是非常高的,难度之大超乎想象。对于一部场景单一的电影来说,如果把握不好电影的节奏,显得过于拖沓,很容易失去观众的注意力。然而在这里,导演亲自操刀剪辑,快速的硬切营造了心跳般的紧张气氛,恰到好处地解决了这一问题。摄影方面,各路镜头齐上阵:360度旋转镜头将棺材内的大致情况展示给观众;俯镜头将观众置于上帝视角,表现出保罗形单影只的孤寂之感;变焦镜头将保罗从观众的视线渐渐拉向远方,一种挠心的无助感和疏离感席卷内心。

关于剧本,编剧克里斯·斯帕林的创作无疑非常成功。

本片上映于2010年,在2011年第25届西班牙戈雅奖上获得了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男主角在内的10项提名,并最终拿下最佳原创剧本、最佳剪辑和最佳音效三个大奖,在最佳影片、最佳导演这些核心奖项上输给了一部西班牙内战题材的《黑色面包》。

导演并没有夸张地渲染保罗的求生愿望,而是站在旁观者的角度细细打量从保罗与外界沟通是传达出来的意义。电影批判的是政府的不作为和人与人之间冷漠的关系。

这是一部惊悚片。西班牙的惊悚片在欧洲乃至全球都可以说是非常优秀的,西班牙各位导演们的想象力也是天马行空,各具特色。《潘神的迷宫》中战争和奇幻题材的结合获得无数好评;《黑暗面》用一个奇特的故事设定展开了一场关于爱情和人性的探讨;《小岛惊魂》这种反类型片对传统灵异题材的惊悚片的创新和突破造就了亚历杭德罗·阿梅纳瓦尔这位惊悚片奇才。而《活埋》这部独具想法的电影,在题材、故事结构、场景设计等多方面和这些惊悚片都大相径庭。

本文由极速彩票发布于极速彩票官网,转载请注明出处:幽闭空间与自我拯救,你有经历过绝望吗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