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里菲斯喜欢过夏洛特公主吗,从原著压缩到原

2.格里何时忘记梦想的
       “在千万人中,只有你让我忘记过梦想。” 这是公认的双格基情的明证,但我觉得在雪地诀别前,格里并没有忘记过他的梦想,因为在这之前,他心中的格斯并不配他忘记梦想,格斯甚至都不够格成为他的朋友。但剑断的那一刻,格里意识到那个自己寻寻觅觅的朋友,那个可以和自己平起平坐的人就在身边,但自己却在意识到的一瞬间就要失去了他。而和公主办正事时格斯背影的闪回,则让格里菲斯突然意识到他对格斯就是爱呀。(不能再露骨了好吗,正常人会在和女朋友办正事的时候想基友吗,画风不要这么美好,这是赤裸裸的超越了基情的爱情呀。)正是在这个闪回后,格里发现自己这只青鸾一直不是对镜而舞,可与自己比肩的人一直在身边,自己早已对其动心,但又在发现爱情的一刹那失去了他。他意识到自己失恋了。于是在和公主办完事后,他独自坐在床上,哭了起来。那一哭不再是雪地里的挫败感,而是错过了本该可以把握的美好的伤春之情。
      至此,格里的心境完成了从野心维度向情感维度的展开。他对万事不再只透过野心的滤镜看待,格斯不再是他手下的一员猛将,不再是他实现野心的一个工具。梦想不再是他世界的唯一,在那一哭之后,他心中的另一扇门打开了,迷恋的月光洒进来,他也是在此刻“忘记了梦想”。

两部看下来,这一部的好立刻就显现出来。原著强大不用说了。纠结监督是否了解看剧场版的应该以原著粉为先,也没处说去。但是一部改编电影,90分钟里通过导演自己对原著的取舍和编排,达到对原著的诠释的目的,这是改编的基本之中的基本。第一部这一点上实在差了一点,作为改编不合格。除了格里菲斯娘化过头的面貌和模模糊糊地左德出场之外,没有什么深刻的印象。没有带给原作任何新鲜的理解方式,基本上没有提供对原著的任何诠释。那不过是世界名著缩写本这种尴尬的东西罢了。这一部里剧情的截取和对于重点渲染桥段的节奏都有了明显的提升,也造就了与漫画不同的鲜明的风格。虽然有漫画党对于原著的一些经典场景被删感到怨念,不过电影和漫画采用不同的手法、选择不同的方式展现细节,本也合理。在我看来,去掉的那些东西没有影响这部电影成立。
+++++++++++++++++++++++++有剧透啊有剧透,有漫透啊有漫透++++++++++++++++++++
        首先,人物群像描写明显提升了。比起第一部来,这是最大的进步,有种监督终于掌握了合理的电影语言来说这个故事的感觉。在兼顾了鹰之团,特别是卡斯加的形象之外,把格斯和格里菲斯的关系放到最核心。至于格里菲斯过去的一些奸情包括卡斯加的过去也都避免大段正文,用不同的处理方式带过。剧情的矛盾非常集中,这是很正确的策略。鹰之团其他队长偶尔地插科打诨和战场表现的刻画,很好地编织在主角线里,全都是加分,可以说这些角色寥寥无几的对白和场面都用在刀刃上了。最后雪地送别的地方尤其可以看出效果,可以看到其他人对格斯,或者不舍而恳求他留下,或者表示理解和尊重,或者说气话破口大骂,每一个都展示出战场上培养起来的对格斯的感情,每个人眼里对格斯的看法都是不一样的。但是这个时候沉默的格里菲斯就被突出出来,谁都理所当然地认为自己明白格里菲斯对格斯的看重,可是其实他们都不明白。每个人都可以尽情表达对格斯的感情,可是格里菲斯不行。对格斯而言格里菲斯是特别的,对格里菲斯而言格斯不仅仅是特别的,更是有种不可言说的必要性。主角一下子就被群像突出了。而此时,观众看到一直以为自己孤独的格斯并不孤独,一直吸引这他人被崇拜者围绕的格里菲斯才是最孤独的——看着其他人围着格斯叽叽喳喳,他根本完全状况外。不说这是电影的原创吧,至少编排效果上完全不输给原作,这一场戏还是很精彩的。
        其次,删节无法避免,但是是合理的。比起原著来,无论是第一部还是第二部剧场版都删掉了一些本就不多的格里菲斯的内心活动和自白,以及原作中比较渲染的鹰之团的互动。或许这招到一些原著党的怨念,在第一部里这让格里菲斯对格斯的执着看起来很“一见钟情”,而格斯如何接受被格里菲斯驱使也显得潦草,我认为是扣分的。可第二部里的处理,鹰之团互动被删,对剧情流畅影响不大;而删掉格里菲斯的内心戏,我认为这是成功的决定。这一部里格里菲斯的内心活动只出现在雪地决斗里和诱惑公主的时候几个脑内,比起原作里蛤蜊精心设计决斗的出招,以及在明知可能杀了格斯的情况下仍然“宁可杀了也不让他走”,电影里的蛤蜊显得没这么多算计,更加慌乱和冲动——也就是说减少了自白的电影反而把人物刻画得更加坦率了。这也让电影改编的这部分蛤蜊比漫画里的更让人同情。漫画里蛤蜊自取灭亡、性格悲剧的感觉更强烈(即便我是腐女也还有神智,觉得漫画里刻画的过度的占有欲,虽然是萌点,但也太过激);而这里则更有当头一棒的感觉,同时他的坠落也就更加令人惋惜和不值。诱惑公主的一段也一样,蛤蜊没有漫画里那么能说会道,似乎还维持着表面的完美面具——电影里更加失魂落魄无法自控,对待公主的态度也更加残忍和带有X虐待的性质。造化弄人和危险的激情的残忍感觉更加强烈。
        第三,第二部里两个人物的命运交织在一起,成了一条主线,这就是剑风传奇贯穿始终的线索。但实现这一点并不是通过让主角彼此交流。卡斯加亮了。她和格斯的距离慢慢拉近。她对于蛤蜊和鹰之团的坚定是促使格斯出走的一个推手。格斯觉得鹰之团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梦想,没有迷茫,没有动摇;这让他羡慕。格斯的心理活动反复出现蛤蜊“对等朋友”的发言,以及自我质问,虽然去掉了篝火对谈等等内容,可是格斯要离开鹰之团是经过铺垫而且水到渠成的。舞会过后立即出走,激化了反差。凯旋的繁华和与蛤蜊拉开距离的格斯的沉默,整个色调如同香槟酒一般的晕眩的舞会也和独自站在门边的格斯形成了强烈的反差。把他与蛤蜊式成功的格格不入感强化出来。之前,格里菲斯一直平静如无风波的海面,格斯困惑而狂躁(百人斩的部分把狂气拍出来了,这一幕绝对可以调动漫画党的情绪,因为狂是格斯之后生命的基调,这个场面拍得非常棒!)。到了雪地决斗时境况却完全逆转了:格斯稳如泰山有大将之风,困惑而狂躁的反而是格里菲斯,决斗里那如履薄冰的一招定胜负,以及后来的发展也点明了格里菲斯生命的基调——要么赢要么被毁灭,这不就是鹰之团和格里菲斯的轨迹吗?命运感被表现出来,我感觉我真的进入了剑风的世界——一切表象都破灭,一切位置都颠倒,救星成了灾难之源,束缚别人的其实是被束缚的等等……
        总之,作为向蚀过度的重头戏,我认为这部超越第一部两颗星。终于有了改编的角度,期待第三部。当然槽点也不是没有,让我大笑的是公主被摸的时候那过度荡漾的反应,喂喂,那种表情根本是蛤蜊变成按摩棒了吧!

对于想要建立一个国家的格里菲斯而言,目前最大的难题是自己的庶民出身。

      以上就是我对格里心理的yy+分析啦。不得不说剑风是一部很特别的作品,他抓住了野心这个主题,并用主角的命运变迁与行为逻辑深刻地诠释了它。野心不是主角身上杰克苏式的点缀,而成为推动主角一切行为的内在逻辑。自卑感也不是普通的自卑,变得依附于梦想而生。迷恋也不再是爱恋,最初格里对格斯只能是宠爱,而在两人的梦想发生冲撞时,这份爱才上升为格里能为之自毁的爱,因为两颗心因梦想而对等了,也是在这时,格里才为这份爱流下第一滴泪。野心、自卑、迷恋都由梦想所定义,统一于梦想的主题,这就是剑风中的儿女之情打动我的地方。不得不说三浦真是深藏功与名的漫画界汪峰呀。。。

说回到格里菲斯身上吧,根据剧场版三部曲,格里菲斯的形象已经塑造了出来:

© 本文版权归作者  菠萝鸡丁不加鸡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卧槽就是她了!只要攻略掉她我就能离梦想更近一步了!”

1.格里菲斯为什么会鬼使神差地睡公主
      格里菲斯在嘎子走后鬼使神差地睡了公主,又好死不死地被逮个正着,这应该是很多观影者最为格里惋惜的地方。“哎,要是没找公主,找了个平常女子泻火就好了!” “ 怎么这么倒霉,没被那个仆人看到就好了!” 这应该是很多人观影时的想法。其实我也是这么想的,看到格里被毁容的时候,深深为格里的盛世美颜惋惜了一把,“哎!就算被逮住,不要毁容啊喂!!!小格你失恋就失恋吧,睡个别人不行吗!”
       失恋以后自暴自弃,睡了公主自断前程。这应该是大多数人对格里不幸遭遇的解释。但后来,当我用“野心与自卑”串联整个剧情的时候,对这一成为双格的命运转折点的剧情有了新的理解:格里睡公主是必然的,而且并不是自暴自弃。
       之所以说睡公主是必然的,是因为格里的消沉不仅发生在爱情这一维度(对呀,就是爱情呀,基的这么明显了,你告诉我是兄弟情、君臣义谁信呀。。。)还在于他和格斯在野心、自卑的维度上产生了换位。之所以明确区分两个维度,是因为在雪地诀(li)别(hun)后,格里的心态在这两个维度上产生了很有层次的递进演化。
        当长剑断裂的那一刻,格里因野心所拥有的自豪感崩塌了,他一直当做股肱之臣的人居然叛离了他,他一直当做胸无大志的“同伴”居然有了和自己一样的野心。曾几何时野心是格里菲斯所有的骄傲感、贵族感、领袖感的来源。因为想拥有自己的国家,他可以在陪睡多尔多雷国王老变态的同时又对其深深鄙视,因为他知道野心会赦免他一切的污秽;因为梦中那山巅的城堡,他能给予鹰之团所有成员那股难以名状的冲劲。但是残剑落地的那一刻,这种自豪感瞬间破裂,因为野心已不只他一人拥有的东西了,格斯也有,同时还比他要强大,格里此时失去了那种使自己巍然独立于凡俗之上的骄傲感。
       格斯此时确实受挫了,但在受的并不是失恋的挫,而是受挫于那种骄傲感、贵族感、领袖感的丧失。这种感觉就像是你因为一个xx梦觉得自己可牛逼了,觉得燕雀安知鸿鹄之志,觉得自己这个俞伯牙的格调如此之高可能一辈子都遇不上钟子期了,结果发现你基友以上soul mate未满的朋友比你还ambitious,比你还俞伯牙,还比你有能力,这时一般人心态就崩了好吧,梦想、野心就是将自己区别于别人的唯一资本呀,就是那种不讲道理的贵族感的来源呀。
       跪在雪地里格斯一定想了很多。但我仍不觉得这时的格里意识到自己失恋了,因为他还没意识到自己爱格斯。此时格里的挫败感是野心维度的挫败感,而不是爱情维度的挫败感。野心的挫败只能用野心填补,因此他会想睡公主,而不是卡思嘉,不是随便睡个别的什么人。当野心破灭时,以往的苦心经营变得荒诞,而公主正是格里受野心驱使蝇营狗苟地想要讨好的对象,是他野心的一个具象,睡公主既是格里对以往野心的自嘲,也是他为找回那份贵族感所做的挣扎。

之所以欣赏格斯取胜的方式,是因为格里菲斯自己,同样也是个为胜利、为实现自己梦想不择手段的一个人。

开始追《剑风传奇》是因为木鱼微剧场中看到格里菲斯的话。
      “梦想在他看来,是自己生存的理由,是摧毁一切障碍的决心,也是绝对不依附于任何人的意念。”
      一语惊醒格斯,也惊艳到了我,于是一口气看完剧场版三部,酣畅淋漓。
      剑风的惊艳之处在于他的主题,野心、自卑与迷恋,这三个动漫作品中多有涉及,却很少有能表达得像剑风这样正中要害的。野心、自卑与迷恋在剑风中统一于梦想,成为两大男主(以下称双格)行为逻辑的根源。野心不再是主角身上杰克苏式的点缀,而成为双格命运的推手。而剑风所描写的自卑感也不是普通的自卑,它不是《哈儿的移动城堡》里苏菲因为家世和性格原因产生的自卑,也不是《灌篮高手》里樱木因技不如人产生的自卑,而是仅仅由于梦想的有无,野心的明灭所产生的与自身存在意义所相连的根源性自卑。而剑风里的迷恋则是夹杂了崇敬的爱恋,双格之间的爱不仅是恋人之爱更有惺惺相惜。
      第一遍观影时对双格很多行为的不解之处,回归到这三个词都迎刃而解。以下是我首次观影时对格里菲斯的行为逻辑的三个疑问,或许有YY的嫌疑,但想跟大家分享一下。

不过对于格里菲斯而言,格斯是特别的存在,只有他能让格里菲斯忘记自己的梦想。这个话题就不展开叙述了。

  1. 格里菲斯无缘无故的恨
            我看蚀之刻最大的困惑是格里对格斯如此强烈的恨从何而来,而且强烈到了要当着他的面xxoo卡思嘉的程度。即使我现在可以用野心、自卑与迷恋理顺这个情节,我还是觉得这是三浦为了强化主角间冲突所强加的恨。(不要打我。。。)回到正题,很多人觉得这是怨,怨恨格斯害自己身陷囹圄以致前程尽毁。但这种怨气在格斯的地牢中将格里揽入怀中的一刹那应该就淡化了。不然被格斯救出来之后,格里应该与其不共戴天、冷眼相对才是,为何还有这么多马车叙旧的场景。我的理解是,这恨是源于迷恋落空后的失措感,野心被夺取的落差感,以及由自卑所极端化的行为逻辑。
            格里是一个由野心支撑出的人物,在那一哭之后他的支柱变成了两个:野心和迷恋。迷恋让他悲惨如斯还能被格斯一抱泯恩仇。但卡思嘉的同情让格里产生了深深的自卑感。格斯的出逃计划更让迷恋的支柱轰然倒塌。迷恋褪去之时,格里又变成了那个仅被野心和自卑感驱使的怪物。是啊,自己忘记梦想已经太久了,现今已沦落到被下属同情的地步。格里要做最后的挣扎,挽回自己的野心,填补因自卑感所造成的心里真空,否则就去死。蚀之刻给了格里这样的机会,他以对卡思嘉的蹂躏、对格斯的羞辱填满了心里由自卑感造就的吞噬一切的真空。

图片 1

格里菲斯仿佛看到自己离梦想远了很多,本来10年就可以实现的梦想,现在也许就得花上20年了,而且格里菲斯也无法理解格斯离队的原因,平时格斯都乖乖听命令,怎么说走就走?

格里菲斯,鹰之团团长,面容俊美,迷倒万千少女;武艺高强,旗下队伍战无不胜;待人接物方面滴水不漏,也因此容易招人妒忌。这样一个几乎算得上完美无缺的人,却是剧中最自私的一个人。

格里菲斯觉得自己失去了对于梦想的掌握,于是为了重新拾起那种“掌握一切”的感觉,他去到公主的卧室,不容分说就宽衣解带,啪啪过程中,“征服感”、“掌控感”再次出现,不过格里菲斯还是对格斯念念不忘。

而夏洛特公主的出现,恰好解决了这个问题,跟公主谈恋爱,说不定能跻身贵族,跟其他的贵族一样平起平坐……

利用公主的地位,来获得自己的贵族身份;

以上这些内容,都可以揭示格里菲斯真实的一面:为了梦想,自己可以不择手段。

格里菲斯跟夜神月很相似,夜神月利用弥海砂的能力,格里菲斯利用公主的身份。

即便脚下遍地尸骸,也要踩着它们攀上自己的国家。

利用公主的身体,来重拾“征服感”……

与格斯二战时,格里菲斯欣赏格斯的舍身搏斗(口咬长剑),称赞其“为了胜利不择手段”,并说“我越来越中意你了”。

所以我说,格里菲斯是全剧中最自私的人。

据此,整个“格里菲斯恋上公主”的情节已经明了——他心中根本没有爱,只有利用。

核心成员离开自己的团队,失去“百人斩”格斯,对于整个鹰之团而言是极大的战力损失。没有格斯,每场战斗则会难打很多。

因为自己的庶民出身,会遭到贵族的蔑视,搞不好还会遭到暗杀(《霸王之卵》已经体现出来了)。

那么《多尔多雷攻略》里,格里菲斯为什么还要去公主的卧室来一发?

《多尔多雷攻略》末尾部分,格里菲斯与米特兰国王的一番对话表明,格里菲斯对公主十分关注,他曾经探查过公主是否有婚约,这是不是说明格里菲斯想与她结婚呢?

图片 2

除了格斯之外,其他人都是实现梦想的棋子,即便是与自己出生入死的鹰之团,格里菲斯也是冷淡地把他们与“朋友”区分开。格里菲斯对于那些没有梦想的人,流露出轻微的厌恶,即便他们依靠着自己,即便他们是同伴。

而夏洛特公主,对于格里菲斯而言,只是另一枚棋子。

《降临》中,格里菲斯与占卜婆婆有一段对话,这更加揭示了格里菲斯的所想:

所以我想,格里菲斯第一次看到公主的那副“一见钟情”的表情,其实当时他心里是这样想的:

格里菲斯心中自有一把天秤,右边永远是自己沉甸甸的梦想,而左边,则是自己持有的棋子,当它们足够多、足够重,能够与格里菲斯的梦想持平时,格里菲斯才会停下脚步吧。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国王KING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多尔多雷攻略》里,格里菲斯与盖隆将军的对话把格里菲斯的想法表露无遗:

本文由极速彩票发布于极速彩票官网,转载请注明出处:格里菲斯喜欢过夏洛特公主吗,从原著压缩到原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